咸鱼梨

我的梦想:不拖延!!!

旅人


春日曾在北国见过落雪的长街
亲爱的,我曾和雪一同生长
你没见过我

夏夜曾在沙漠望断长空瑟瑟发抖
亲爱的,我曾淹没星辰沙海
一个人包围了我

秋夕踏破鼓点饮尽欢乐
亲爱的
那欢乐是我

冬晨盛装出席湛蓝边的篝火
亲爱的
水火相融之际我终于承认我耗尽了我

你没见过我的我不曾迷茫过
你见过的我和我不曾相遇过
千千万万个我叠加成了我
可是亲爱的

不曾迷茫过的我不算我
不曾迷茫过的我哪里还能算活着
千千万万个我叠加成了我
我拥有一颗忐忑的心
只怕你不懂不接受完整的我

随意书(二)


      高三,5月23日。
       我们教学楼旁边有一大块空地,四周种上树,夏天来了的时候,就显得很绿,但只有表面一圈是这样。树环向南的一角有一块缺口,有很多工人会在那里来回出入。平时学习太忙,楼又太高,下楼太累了,那里也很远,很少人会去那里。
       但似乎有什么例外。从班级四楼窗口望出去,树环内的空地南边隐隐约约,好像有什么人坐着。
        距离太远了,看不清是男是女,年龄多少,但有点像个男生,短发吧,他在干什么?
        我并没有等多久,那个人站起来了,是个男生,穿着高一校服。三个年级校服颜色区别很大,所以很好辨认。他手里拿着什么,像衣服,没有什么明显的形状,他把那东西背在背上,是书包。他伸出另一只手,胡乱抹了一把眼睛,就低着头走出空地,走向校园,走出了我的视线里。
        可我怎么能停止我的想象呢?他是谁?他怎么了?失恋了吗?一个男生,会为这样的事伤心成这样吗?他坐在那里多久了?他坐在一个土坑里,坑中有一棵树,他面对着那棵树做什么了?他会对它说话吗?他说什么了?抒发自己的难过?还是抱怨什么?激励什么?
        多可爱的树!花草看起来太柔弱了,细弱的枝干承载得了沉重的心事吗?天空呢?大地呢?似乎只有树了,它安然地,静穆地,一点点生长起来,一点点粗壮起来,够沉默,够宽阔,不是细枝干的柔弱,不是太旷远的茫然,有着可以亲近的躯体,有着允许被靠近的秘密。
        几年以后,他毕业了,也许我们擦肩而过,人海里离散,互不相识,也许我们相逢知己,也许做同事,做敌人,也许只是初识无言,只有寒暄。
        那时我不会知道他曾在哪里一个人沉默地擦过泪,他不会谈哪些年哪些月,那些曾孤单,或难堪,或悲观。
        有些秘密生来就注定被隐藏,天涯茫茫,前路难堪,纵使某时我们相逢应不识,但愿风月没有照过哪张离人脸,不要尘满面,不要鬓如霜。
        庆幸今天,岁月还在,谨此纪念,用来缅怀,昨日的自己。